走在“一带一路”上的私营企业家系列—程荣

发布时间: 2019-10-24 09:13:5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江宛棣  |  责任编辑: 孟超
分享到:
20K
历史小说:晓蕙走进万林房间.晓蕙轻轻关上门.回身问道:“万林.能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吗.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万林这个看着岁数不大.身带一只聪明的大花猫.随身携带数万元巨款和神秘宝石.又有着超强身手的大男孩.对于这个单纯的刚走出校门的女孩子有着太多的神秘了.万林苦笑着坐在床上.抬眼看着晓蕙.说:“你看我像坏人吗.”晓蕙文静的摇摇头.万林两眼直视着晓蕙的眼睛.问道:“那你就别问了.反正我不是坏人.你今后有什么想法.”晓蕙慢慢将身子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满面愁容的低下头.轻声说“我已经在城里待了三个多月了.身上带的钱早就花光了.一直靠在餐馆打零工维持.可到现在也沒找到正经工作.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都想回老家了.可回家又怎么办呀.我上学四年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读书.我不能再给他们增添麻烦了”.万林看着姑娘愁苦的样子.心中十分不是滋味.由然产生了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他看了一眼晓蕙.说:“你先不要发愁.你的工作我來想办法.我这点钱够我们几个过一段了”.万林说着.将手伸进背包.随手从里面掏出了一颗宝石.递给晓蕙说:“这颗宝石你拿着.如果我哪天突然不见了.你遇到特殊困难可以想办法把它兑换成现金”.晓蕙吃惊的看着万林手中一颗放射着温润、柔和光芒的绿色宝石.慢慢伸出手将宝石拿在手中.站到灯光下仔细观看.灯光下.宝石散发着绿中带蓝的色泽.清澈明亮、晶莹通透.“妈呀.这可是绿色宝石中的极品.祖母绿呀.你哪來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太贵重了.我可不能要”.晓蕙忽闪了两下大眼睛.伸手将宝石送到万林手中.眼中充满了感激和好奇.万林把宝石又塞到晓蕙手里.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宝石.只知道应该很值钱.拿着吧.万一遇到什么急事可以应付一下”.晓蕙把宝石又推回去:“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看到晓蕙來回推让.万林急了:“让你拿着就拿着.万一我突然不在了.你拿什么照顾那对母女”.听到万林的话.晓蕙的眼泪突然涌了出來.三个月了.她一个柔弱姑娘在这陌生的城市四处奔波寻找工作.感受了太多的白眼和屈辱.留下了不尽的眼泪.而这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小伙子.却在自己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还取出如此贵重的宝石相赠.她突然感受到了从沒有过的世间温暖和感动.晓蕙站起身默默接过万林递过來的宝石.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泪水.轻声说了一句:“谢谢.”可她在心里却在默默地念叨着:“就是饿死.我也不能将这块宝石卖掉.这不是宝石.这可是人世间的温情.是万林这个小兄弟一颗火热的心呀.”看着晓蕙默默离开自己的房间.万林躺在床上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仔细回忆了一遍在这个城市相识的人.第一个映入万林脑海的是省武警特种大队大队长王铁成.他思虑了一下摇摇头.如果部队正在通缉自己这个逃兵.就极有可能通知自己家乡的警方协助缉拿他.如果这样.自己这时去找他.岂不是自投罗网.突然.他想到了上次王铁成请求他们解救小人质玲玲的情景.小玲玲的爷爷曾经捐助了自己家乡五百万元钱.记得与老人分别时.老人曾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都可以找他.万林猛地从床上坐起.眼中放射着光芒:“对.就找这个慈祥的老人.”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10点多了.万林嘟囔了一句“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太晚了.老人家可能早就休息了”.刚嘟囔完.自己就愣住了:“我到哪去找老人家呀”.他当时根本就沒记老人家的姓名、住址和公司名称.只记得小人质叫玲玲.万林抱着脑袋又躺到了床上.绞尽脑汁想着与老人接触时的每一个细节.小花趴在他身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这么痛苦.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伴随着小花的“呼呼”声.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上午.万林睁开眼时.已是上午十点了.连续的奔波让万林感觉身心具疲.昨晚这美美的一觉让他彻底恢复了精力.他揉揉眼睛.看了一眼仍在呼呼大睡的小花.盘腿坐在床上打坐.半个小时后.万林神采奕奕的跳下床.从背包里取出洗漱用品.走向楼道中间的公用洗漱间.这家小旅馆的房间里沒有单独的洗漱间.只是在每层楼的中间部位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兼具了洗漱、洗澡和卫生功能.听到万林房间的门响.晓蕙和姗姗端着两个饭盆赶紧走出房间來到万林门前.姗姗奶声奶气的叫着:“叔叔…”.听到里面沒声音.姗姗轻轻推了一下门.门轻轻打开.只见小花正趴在床上警惕的注视着房门.看到是她们两人.又懒懒的趴在床上.姗姗看到小花.兴奋地放下手中的饭盆.跑过去趴在床边抚摸着小花的脑袋:“小懒猫.起床啦”.晓蕙则走进屋将饭盆放在桌上.扭头寻找着万林.万林肩上搭着毛巾走进屋里.晓蕙赶紧迎上來:“懒虫.现在才起.我给你买了混沌和烧饼.都凉了.我给你兑了点开水.快吃吧”.万林笑着说:“不用的.我经常不吃早饭”.晓蕙绷着脸说:“那可不行.早饭必须吃的.不然对身体不好”.万林笑着随口说:“你怎么跟我姐姐一个腔调”.“你姐姐.你有一个姐姐.”晓蕙诧异地问.“嗯.跟你一样.是我认的一个姐姐.对了.你们两个很相像的.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万林走到桌前狼吞虎咽的吃起來.全然沒注意晓蕙姑娘的脸色已经煞白.

原标题:走在“一带一路”上的私营企业家---程荣的故事

中国网5月4日讯? 2017年的冬季,位于中亚地区的塔吉克斯坦的气候异常寒冷,而今年也是塔吉克斯坦经济比较困难的一年。政府的财政收入紧张,许多准备上马的建设项目都因为资金短缺而无法进行。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2016年,塔吉克斯坦的GDP增速仅为4%,受到西方国家持续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的经济下滑,大批常年在俄罗斯务工的塔吉克人纷纷回国,使得塔吉克斯坦高度依赖的侨汇收入锐减。而近年来的出口疲软也是影响塔吉克斯坦经济的重要因素。

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来自邻国中国的大小企业仍然在忙碌地继续着他们的建设和经营工作,一刻不曾停止。中国的大型企业在首都杜尚别盖起了一座座设施现代化的商务楼和住宅楼;在郊区新建了热电厂和水泥厂;崇山峻岭之间的公路隧道、通往南部边境省库尔甘秋别的道路,这些艰苦的工程都由中国企业承包了下来。中国路桥“塔中公路”一期、中水电“友谊隧道”项目、中铁五局萨尔萨尔(shar-shar)隧道项目、中铁建十一局亚湾(Yovon)铁路工程、中水七局卡塔尔住宅小区建设项目,吉艾科技的丹加拉(Danghara)炼油厂项目,中国有色帕卢特(Pakrut)金矿项目、河南博泰铅锌矿项目、新疆中泰化学丹加拉纺织厂项目、江西中煤集团塔吉克外交部公寓楼建设项目等,都在热火朝天的进行。

除了在塔的67家大型中资企业,近年来,来自中国各省的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也来到了塔吉克斯坦从事各式各样的建设项目。截止目前,在塔投资和经营的中资私营企业超过了450家。他们不怕艰苦,努力适应当地的经营环境和政策环境,不但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更为塔吉克斯坦的微观经济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程荣与Norak市长洽谈购买工程机械

来自新疆的程荣女士就是这样一位年轻的企业家。

拥有药学和俄语教育背景的程荣放弃国内稳定的工作和安逸的生活,带着出国去闯一闯,趁着年轻体验另外一种生活和工作方式的想法,于2010来到塔吉克斯坦。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她首先从中国向塔吉克斯坦进口工程机械做起,帮助中国公司向塔吉克斯坦各地、各企业出售各种工程机械,包括重工程机械如起重机、塔式起重机、混凝土搅拌站设备、挖掘机、装载机;工程车辆如自卸车、搅拌车、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公交车、皮卡车、洒水车等。

程荣介绍说:“中国的工程机械的性价比很高。与其他进入到塔国的品牌相比较,中国的机械是客户好评最多的产品;有的同等车型比起欧洲品牌价格会低很多,而且,我们中国机械的可选择性很强,还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量身定做,零配件的价格也很便宜,运输也有地域优势,有些比较急的配件可以通过航空托运当天就到货。所以,塔吉克客户特别喜欢购买我们中国的工程机械。”

除了销售工程机械,程荣还承担了中国汽车在塔吉克斯坦的经销商,她代表南京汽车集团进出口公司在塔吉克斯坦开设办事处,将中国车辆不但卖给塔吉克斯坦政府和私人,还销往临近的阿富汗和其他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的城市公交系统很不发达,几乎没有现代装备的公交车。中国生产的公交车价廉物美,很受塔吉克人的欢迎,因此,许多车厢上还被印刷上了“中塔友谊车”的鲜艳大标语,成为了城市中的一道风景。

程荣与公司的塔吉克职工

然而,由于塔吉克斯坦几乎没有铁路运输条件,公路状况又差,运输成为了车辆进口的最大难题。2012年的一次车辆运输经历,让程荣终身难忘。当年8月,从中国发出的12辆不同型号的样车要直接从中方的陆路口岸开到杜尚别市。为了保证车辆安全到达并准时交货,程荣亲自带领12名塔吉克司机去中塔两国接壤的卡拉苏口岸接车,再将车驾驶到首都杜尚别市,这趟运输来回整整要走2200公里,而其中只有300公里是市区公路,其余全是山间土路,又些路段相当危险,特别是还要经过海拔4000米的帕米尔高原。意想不到的是,从中国口岸接到车后的返程途中,在车队行驶到离霍罗格市还有35公里时,发生了武装分子的小规模的暴动。虽然万分恐惧,程荣还是冷静地带领车队紧急躲入离暴动中心18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村里的居民将他们收留在了一个小学校里,使他们在通讯全无、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躲避了整整一个星期,直到政府部队将叛乱平息,才再次上路。几天的接车任务,变成了17天的惊险历程。

去库尔甘秋别(Qurghonteppa)过纳乌鲁孜节(Nawruz)

2013年6月,程荣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名称“萨拉夫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公司主要的经营活动是自卸车运输,负责将大型工程所需的材料(水泥,砂石料)从甲地运输到乙地。目前服务的项目是中国河南省在塔吉克斯坦投资的大型农业项目。塔吉克斯坦是典型的山地之国,三分之二的国土在海拔3000米之上,山上的仅有的道路也年久失修,不熟悉的司机根本不敢在此驾驶,更不用说跑运输了。程荣的公司职员都是本地有经验的老司机,又有一流的车辆和设备,因此成为中国公司和塔吉克公司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而这样的服务,也成为塔吉克大中型建设项目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近几年,到塔吉克斯坦投资和开展合作业务的中资企业越来越多。特别是中国政府提出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倡议以来,许多中国企业到塔吉克斯坦寻找商机;有的甚至带着资金直接来找投资项目。然而,虽然塔吉克斯坦是与中国是非常友好的近邻,而塔吉克族也是中国56个民族之一。但是,两国的基本国情、经济发展现状和政策环境都相差很远。鉴于这种情况,程荣的公司还增加了一项新业务 -– 为新来的中资企业提供政策咨询,并帮助他们办理商业注册等各种手续。程荣对于当地各种情况的了解和在塔经商和生活的经验,成为了许许多多中资企业进入塔吉克斯坦,并成功开展业务的第一资源和扎实的基础。

向当地客户交付新车

在塔吉克斯坦生活和创业7年,程荣遇到的困难数也数不清。塔吉克斯坦由于电力不足,绝大部分民居在寒冷的冬季里没有供暖系统。程荣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很小的电炉,根本不起作用。两只手都长了冻疮的她,仍然嘻嘻呵呵地一边接电话,一边在电脑上敲打订单。塔吉克斯坦独立20多年来,已经在许多领域逐渐放弃俄语,而将塔吉克语定为官方语言。程荣一到塔吉克斯坦就开始努力学习塔吉克语,每天坚持收看塔吉克语电视。娴熟掌握塔语和俄语,是她能够在塔吉克斯坦走遍全国,广交朋友,成功开展各种业务的重要资本。

在许多中国商人由于不适应塔吉克斯坦的经商和生活环境,来到不久就又回国的情况下,程荣在塔吉克斯坦的成功让很多人非常佩服也很不解。程荣说:“你只要来到这个国家并细心观察和研究就会发现,对于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来说,塔吉克斯坦的机会非常多。塔吉克斯坦经济还不发达,但百废待兴。这个国家的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需求量相对来讲不是很大,所以,这里无论生产类还是经营类的商机都很适应小型企业。”

由于业务量越来越大,活动越来越多,程荣有机会经常回乌鲁木齐与不能来塔吉克斯坦的家人团聚。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许多国内的企业跃跃欲试,都想到沿线国家寻找商机,他们都来请程荣提供意见,并牵线搭桥。程荣说,在塔吉克斯坦的经商和生活为她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目前她正准备去其他中亚国家走走看看,将业务做到更多的地方去。

Sitemap

西部第四跪谢湖人!他们送的这人已场均14分 |韩2017年家庭负债增速全球居首 规模占GDP九成 |3年级生享受98年乔丹待遇!有命双加时靠这1推 |
天信投资:破位下跌留隐患 补仓或抄底不急于... | 曼联大将:我曾与桑切斯不和 穆帅还让我别踢他 | 每天究竟要喝多少水 才能补充身体需要的水分
美国国会完成通俄门调查:普京没有助选特朗普 |曹德旺谈中美贸易战:爱加税就加 反正不赚钱不卖 |美研究人员发现4G网络多个新漏洞 |
日媒:为加强钓鱼岛维权 中国做了这件事 | 沙尘天气又来骚扰!西安发布吹风、浮尘、降温消息 | 四月不减肥,五月徒伤悲 这些减肥误区一定要知道
揭普京治俄六年胜利与危机:形象是媒体塑造产物 |蚂蚁基金违规销售 浙江证监局责令其改正 |美国防部:总结教训 避免再遭中俄“技术奇袭” |
缺钱了吧!隆多强势回击君子雷 讽后者不是男人 | 美国国会完成通俄门调查:普京没有助选特朗普 | 曹德旺谈中美贸易战:爱加税就加 反正不赚钱不卖
蚂蚁金服将探索对银行开放花呗借呗 俞正声会见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 强调互利合作 致公党长沙市委主委王国海率队考察湖南昭泰医疗集团 无缘新季?篮协公示二次注册名单 郭少仍榜上无名 李春江给孙铭徽开小灶 李京龙生日后期待爆发
国家科技进步奖得主被判贪污 二审发回重审获取保 外媒:印度考虑就美国提高钢铝税向世贸组织上诉 阿里云增速喜人 但是依然落后于亚马逊AWS等竞争对手 春分为什么叫“春分”?春分这些有趣的习俗你知道不
武义新闻| 甘露醇价格| 蜂毒的价格| 老凤祥黄金首饰价格| 玻璃推拉门价格| 2k12免cd补丁| 七彩神仙鱼价格| 宠物兔价格| 防盗门锁价格| 武邑天气预报| 快餐桌椅价格| 八仔漫画| 扁钢价格|
皇族vstsm| 巨兽岛稀有精英| 速度与激情3演员表| 果粒橙价格| 丁酮价格| 声卡价格| 座便器的价格| 草绳价格| 大梁校正仪价格| 今日钢坯价格| 一分纸币价格表| 新闻房产网| 奔腾x80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