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保护黄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计更多

富有责任的人已经消失殆尽。

长期以来,由于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水害严重,给沿岸百姓带来深重灾难。历史上,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据统计,从先秦到解放前的2500多年间,黄河下游共决溢1500多次,改道26次,北达天津,南抵江淮。1855年,黄河在兰考县东坝头附近决口,夺大清河入渤海,形成了现行河道。封建社会战争和军阀混战时期,更是人为导致黄河决口12次。1938年6月,国民党军队难以抵抗日军机械化部队西进,蒋介石下令扒决郑州北侧花园口大堤,导致44个县市受淹,受灾人口1250万,5400平方公里黄泛区饥荒连年,当时灾区的悲惨状况可以用“百里不见炊烟起,唯有黄沙扑空城”来形容。

  • 习近平:保护黄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计更多

    长期以来,由于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水害严重,给沿岸百姓带来深重灾难。历史上,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据统计,从先秦到解放前的2500多年间,黄河下游共决溢1500多次,改道26次,北达天津,南抵江淮。1855年,黄河在兰考县东坝头附近决口,夺大清河入渤海,形成了现行河道。封建社会战争和军阀混战时期,更是人为导致黄河决口12次。1938年6月,国民党军队难以抵抗日军机械化部队西进,蒋介石下令扒决郑州北侧花园口大堤,导致44个县市受淹,受灾人口1250万,5400平方公里黄泛区饥荒连年,当时灾区的悲惨状况可以用“百里不见炊烟起,唯有黄沙扑空城”来形容。

  • 习近平:中国饭碗要装自己的粮食更多

    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要创新粮食生产经营模式,优化生产技术措施,落实各项扶持政策,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着力提高粮食生产效益。

  • 习近平:在中国搞分裂必将粉身碎骨更多

    习近平强调,中方赞赏尼方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给予中方坚定支持。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国的外部势力只能被中国人民视为痴心妄想!

  • 习近平: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更多

    必须看到,新时代党的建设任务是十分艰巨的。一方面,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艰巨任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对我们党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新要求。另一方面,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各种因素具有很强的危险性和破坏性,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将是长期的、复杂的,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将是尖锐的、严峻的。这两方面的现实决定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既要培元固本,也要开拓创新,既要把住关键重点,也要形成整体态势,特别是要发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

  • 习近平: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更多

    70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同志在这里向世界庄严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一伟大事件,彻底改变了近代以后100多年中国积贫积弱、受人欺凌的悲惨命运,中华民族走上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壮阔道路。70年来,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艰苦奋斗,取得了令世界刮目相看的伟大成就。今天,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陈先义:我们为什么备加怀念那个激情的岁月

头条

察网智库 更多 >>

  •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

    胡新民:“两弹一星” 为何能在中国成功

    钱三强是1948年回国后任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他回来后,曾为了中国的核工业事业,先后找了清华大学的梅贻琦校长和胡适,但“几番奔走呼号,可是每回都是扫兴而返。”“几经碰壁,希望成为泡影。”他痛心地说“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落后挨打,遭蹂躏,受侵略,能够简单归咎于经济穷困,没有能力发展事业吗?能够说是中国缺乏仁人志士和中国人智力低下吗?自然不是。造成这种历史屈辱的根蒂,在于历代当政者愚昧、腐败、无能!”这位1954年入党的“两弹一星”功臣,在2019-10-18的那次给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上课时,深深感到了毛泽东作为一个政治家的魅力。他回忆,当毛泽东和他谈到原子核内部组成情况时,他立刻感到“这是一个预言,是一位政治家的哲学预言。”当毛泽东拍板“现在到时候了”时,他说“是不是凡属政治家都很快地对重大科学问题有远见,能及早把目光投向未来呢?”“我们中国的原子核科学家,在这方面应该说一直是幸运的。”

  •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石油美元的似是而非与中美博弈——很多专家的理论是说反了的

    美元绑定石油,不是简单的石油价格是美元计价的,我们有些人说上海原油期货人民币结算的交易量已经多少了云云,似乎打破的美元石油,或者美国成为了石油出口国就打破了美元石油,这个是不对的!石油交易美元计价还是人民币计价,差别是谁主导汇率风险。在现代金融体系,汇率风险是可以通过金融衍生品对冲的。所以把计价当作了石油美元的本质就错了,上海的原油期货是人民币计价的,但在国际上还是美元绑定石油的,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超过了美元计价的交易量,但对石油美元的影响是有限的。各国自己国内的油都是本国货币,交易量也不小,这些交易量绝对比美元多!为何还是石油美元的天下?所以绝对不是某些人说的“打破了”云云。

  •  王绍光 

    香港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修饰,即阉割——西方资产阶级对抗民主的主要策略

    正如雪瓦斯基指出的那样,如果有产阶级得不到对其财产权的保障,他们是拼死也不会接受民主的。资产主义社会的民主说到底是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妥协的产物。中国是要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上建设民主,它应是以最广大劳动人民利益为出发点的民主,是广泛参与的民主;完全不必向有产者作出巨大让步,而对民主大打折扣。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盲目采用西方舶来的那些对民主的修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

  •  温铁军 薛翠 

    阿明、沃勒斯坦的薪火与中国的去依附发展经验

    国民政府1935年的依附型币制改革等因素,导致民国时期的长期高通胀,工商业利润赶不上通胀率,遂有96%左右的资本用于投机获利。我们认为,不论任何经济体制只要发生恶性通胀就会使制造业的利润跟不上通胀率,从而迫使产业资本家析出资本进入投机领域。自然,新中国成立后要成功治理这场延宕十几年之久的危机必须重建经济和金融主权。那么,只能通过“去依附”获得主权,依托国家主权向国债和货币做赋权形成国家信用体系,以国家资本替代被民族革命赶走的帝国主义资本和官僚主义资本。这个经验,适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不论其处于产业资本最初的原始积累阶段,还是21世纪的金融资本扩张阶段。当前金融资本主义在核心国家频繁爆发危机,并以政治及经济双重成本转嫁方式,导致半边缘及边缘国家陷入政治危机,经济下行,社会动荡。本研究分析以美国为首的核心国近年的战略性调整,探讨其对全球南方的影响。研究指出:能否化解这个伴随着西方推崇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解殖谈判而内生的、具有普遍性的“主权负外部性”,乃是二战后兴起的发展中国家“依附”与中国“去依附”的最根本的差别。不论其处于产业资本阶段,还是21世纪的金融资本阶段。

  •  徐建平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开国大典前后,开国元勋陈云主政中财委,在十分复杂困难的条件下,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他高超的谋略和干练、坚毅、细致踏实的作风,赢得了全党信服和人民群众称赞。

  •  魏南枝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跨国公司的扩张推动着全球价值与生产链向复杂化方向发展,塑造着全球化的宏观进程。而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劳资失衡加剧、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困境,导致“反全球化”的社会思潮与政治力量抬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本理论构架、以美国为领导的“中心—边缘”世界体系的现行全球治理体系逐渐“失向”“失序”和“失范”,全球治理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应当明确国家调控市场的方式是多元的,警惕和防止全面私有化让人类社会走向另一种“通往(被资本)奴役之路”。中国道路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中国共产党这一主导性政治力量所具有的相对于资本权力的政治自主性。中国道路的核心诉求不应当局限于物质层面的赶超,而应当从道路论出发来“明确方向”,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  侯峰 

    信息安全从业者

    侯峰:借鉴美国经验,高度重视和推进信息安全建设

    十年前笔者参加美国信息安全会议,其中一个议题就是美国电网智能控制工程,权威人士特别强调,电网这种关系到国家安危的项目绝不容许任何外国技术参与,即使盟国也不例外,给笔者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道理很简单,一旦电网被别人通过后门或漏洞所控制或瘫痪,整个国家就瘫痪了。一台中毒电脑导致台积电网络全系统瘫痪三日。那么无论政府网、铁路干线网、电网被敌对势力通过后门所渗透,一旦爆发战争,顷刻之间,就可以瘫痪全中国,这绝非危言耸听。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誓死不让中兴、华为网络设备进入美国的重要原因。

  •  张丰清 

    张丰清:毛泽东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意识形态主导权

    如何实现意识形态的全国有效覆盖,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面临并必须解决的一个意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问题。毛泽东从“破”“立”两个方面加强意识形态主导权:一方面,以“立”为主,通过旗帜鲜明维护、身体力行研习马列主义,宣传普及马列主义,明确并强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指导地位;另一方面,从 理论上集中批判关于中国革命的谬论,全方位清理旧社会痼疾,肃清封建买办思想及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侵 蚀,批判清理了各种非社会主义思想的负面影响。毛泽东从“破”“立”两个方面加强意识形态主导权的历程与经验告诉我们,各种价值观念深度碰撞与融合的当前形势下,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不可稍有懈怠,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同时抵制和批判一切错误思想。

  •  彭水周 

    实现民族复兴须砸碎奴役人民的精神枷锁

    文化自信决非来自于虚幻天国的自我陶醉,决非让虚无的玄冥之神主宰现实人们的思想、精神,而应是以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在现实世界里通过对自身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并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不断注入新时代文化活力所于广大人民心中油然产生的对民族文化的无上自信和自豪。精神层面的文化复兴是民族复兴的根本性标志,否则,无论经济建设取得多大成就,都只能是无本之木。

  •  吴双 

    空谈“殖民地自治”的威尔逊并不是白天使

    威尔逊倡导的世界秩序,确实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他批评欧洲列强多年来习惯的势力均衡、秘密外交、贸易壁垒、军备竞赛、否定民族自决等种种实践,认为世界需要转向国际法与国际组织、公开外交、自由贸易、海洋自由、裁减军备等不同的原则和做法,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国际联盟的设想,这是一个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国家之间纠纷的集体安全机制。但同一个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却采取了相当冷漠的态度。

  •  钝俚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全球一体化是激发国家生存新模态的利器。从一开始,就有一条基本判断标尺迄今未变,即实力决定一切。足够的资本、强大的军事、自信的文明才能主动推进全球化,资本是基础、军事是保障、文明是根本(近现代文明中,船坚炮利开道是惯常手段,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可见事实,各阶层“唯美”层出不穷是当下现状)。接下来的时代里,面对人类社会唯一延续至今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孔子学院”或许能够改变武力征服导致文明融合的历史轨迹——那么这就是中国对于全球治理的最大贡献。

  •  Richard Rorty 

    这篇美国热议21年前的文章,精准预言了今日危机

    笔者所想象的这个强人一旦掌了权,他会迅速和国际超富阶层达成妥协,比如希特勒和当年的德国工业家们之间的苟且。他将激发人民对诸如海湾战争之类胜利的光荣回忆,甚至用军事冒险来产生短期繁荣。这个人对美国和世界来说,都会是一个灾难。

  •  孙晓军 

    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绩研究三个维度

    改革开放前的艰苦创业为改革开放打下了牢固基础,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成就和贡献是改革开放前发展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评价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和贡献,需要从其对国家工业化资金积累贡献、农田水利建设成就、农业和社队企业发展成就等方面进行全面衡量。马克思的“同义反复”理论,即生产力构成因素变化的理论,对研究改革开放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绩具有重要意义。

  •  李正华 

    李正华: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

    今天的中国与新中国成立前的中国相比有天壤之别。今天的中国发展,与欧美一些国家受困于金融危机、债务危机比,与一些发展中国家陷入发展陷阱比,与西亚北非一些国家政治动荡、社会混乱比,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成就,不仅使中国人民走上了富裕安康的广阔道路,有效破解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而且为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14]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  简新华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简新华:“所有制中性”是社会主义的重要观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没有“所有制中性”的观点,“两个毫不动摇”不可能是“所有制中性”观点的理论依据,新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也不是“所有制中性”观点的实践依据,这种为“所有制中性”论辩护的论证是不符合事实的,也是错误的。指出“所有制中性”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没有杜撰一个所谓“违宪罪”。

  •  曹锦清 

    中国还在对标西方, 印度却开始以中国为尺度

    事实上,近代中国在观念上割断了传统,辛亥革命以及以后的新文化运动是一次,1949 年又是一次,改革开放以后又一次割断。所以,中国的历史要进行平稳的叙事,就特别得困难。有些传统事实上是观念上否定,虽然否定了但仍然顽强地存活着。我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郡县制就顽强地存活着。百代践行秦政制,而且郡县制在中国的完成是从秦开始,大规模的推进从晚清开始,北洋民国加剧,而后到共产党的 1965 年,建立最后一个 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正式完成。把郡县制推 广到周边地区去,完成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应该是1965 年。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由于时间关系,我就向诸位汇报以上几点。在中印两国的比较当中,能够更深刻地理解我们发展中的某些东西。

  •  郭冠清 

    郭冠清:吴易风先生学贯中西,坚持马克思主义

    与处在象牙塔中的学者不同,吴易风先生非常注重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至少做出了4个方面贡献。第一个贡献是,针对国有企业私有化的主张, 对“张五常热”进行了深度剖析、对科斯的产权理论进行了系统性批判,从理论和实践上证明, 私有化能提高企业效率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吴易风先生指出,国有企业改革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为指导,要把国有企业改革牢牢地建立在“人民”的利益上。为了确保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吴易风先生在1994年提出了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国资委)的建议。2019-10-18,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会议经表决,设立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998年,提出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脱困的基本思路及政策并制止出售国有企业成风的建议。2004年,提出不能让新制度经济学产权理论误导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的建议;第二个贡献是,关于宏观调控政策,吴易风先生提出了调节可分为微观调控或微观调节,宏观调控或宏观调节两个层面。这里考虑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比西方国家只注重宏观调控而无力微观调控是一个大的改进。在宏观调控方面,吴易风先生主张借鉴而不是照搬西方国家的做法,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宏观调控的文章,对于纠正我国经济政策实施中宏观调控偏差、微观调控不足、忽略人民群众利益等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三个贡献是,面对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吴易风先生指出,“由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推动和主导的‘现实的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化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全球化”,吴易风对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带来的副作用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分析,这对纠正我国一些学者在全球化认识上的偏差具有一定的作用;第四个贡献是,面对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吴易风先生进行了跟踪研究,发表了多篇有分量的文章,并于2010年出版了《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背景下西方经济思潮的新动向》一书,探索了危机的起因、发展轨迹和根源,揭露了金融危机的实质,并提出了我国应对这次金融危机的政策建议。

  •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和逻辑起点

    马克思主义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其初衷是要让劳动人民摆脱受剥削受压迫的境地,成为社会的主人,过上有尊严的富足的生活,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所以,通过快速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实现社会主义初衷和根本目的的唯一途径。实行公有制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制度保障。公有制、按劳分配都是服从于社会主义本质规定的,都是围绕“通过快速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一主线运行的。

  •  经济导刊编辑部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作为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受到西方的防范、限制和围堵。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将高档数控机床及其关键配附件视为战略物资,对我国实行限制或禁运。“巴统”解散后,西方国家于1996年又签署《瓦森纳协定》,对向中国出售的高端设备、数控系统、功能部件实行不同程度的控制。我国一些重要企业都被列入美欧日的“禁售黑名单”。当前我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西方对我国的限制和封锁必然日趋严厉。我们要下决心,坚持自主创新,奋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

  •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李慎明:重点做好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

    我国仍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面临的国际形势日趋错综复杂,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从问题导向出发,目前国内最为重要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二是切实加强党的理论建设,三是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四是切实抓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五是切实做好必要的军事斗争准备。这些问题真正要上升到顶层思维,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党的领导。

更多

察网时评 更多 >>

更多

争鸣 更多 >>

专栏作者更多 >>

  • 郑若麟

    文汇报高级记者、研究员

  •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

  •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

  • 游翰霖

    系统科学、国家安全战略研究者

  •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